WHY

各色小说都看
让我开文!
杂食
不写同人,但开脑洞
挣扎在头像上(我不要画侧面,我宁可画十张速写!)
别想了,这个人学画画但除了素描色彩什么都画不好
脑洞可装太平洋
同学说我是写虐文的,不会呀我觉得很甜
我自己单身写什么cp
不喜撕逼
看看人家的色彩和素描
你不羞愧吗!
我的速写线条飞起

【标题没想好】【原创】【段子】除夕

苏杭是与家人一起过年的,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吃饭,然后围在火堆旁聊天。如今又一次围在火堆旁看到家人们的面孔却恍若隔世。

“小苏同学?”堂姐碰碰她,笑着问。

“呃……啊?”苏杭抬头,回过头来,“没事。”

“在……想人。”

“没有……”

“一定是了!!”

“没有啦!”

苏杭佯怒,别过头。

说是想人也没错,她在想那个吊车尾,他说过年不会回道观,也不知道他怎样了……漫不经心地看向门口——从门缝偷偷看屋子里的人的游魂一下子散开。
————————
白溪祭完三清便躺上了床,除夕夜里他没心情给孤魂野鬼烧纸钱,师父去终南山向师祖请安了不带他,大过年一个人凄风苦雨窝在出租屋里连陪看春晚的人都没有。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手机响起来,他看都没看就接通,“不买保险,不买商铺,不买生活用品,推销请自动挂机。”

“吊车尾你完了。”

“卧槽飞机场你怎么打来了?”

“关爱孤寡老人。”

“圆润滚开。”

“有年夜饭吃吗?”

“滚滚滚,老子吃好喝好幸福的很。”

“老人家不要狡辩了。”

“你打电话干嘛?”

“没什么……”那头苏杭声音小下来,“除夕快乐还有,新年快乐。”

白溪愣了一会,笑:“你也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