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各色小说都看
让我开文!
杂食
不写同人,但开脑洞
挣扎在头像上(我不要画侧面,我宁可画十张速写!)
别想了,这个人学画画但除了素描色彩什么都画不好
脑洞可装太平洋
同学说我是写虐文的,不会呀我觉得很甜
我自己单身写什么cp
不喜撕逼
看看人家的色彩和素描
你不羞愧吗!
我的速写线条飞起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7

考试考完爬回来把这篇没有人看的文继续更……来个人说话吧……

第一章:女鬼怨7

回到寝室门口,门还没有打开,一看就知道她又是最早回来的那一个。

默默取出门钥匙开门,进门就看到阳台上谁晒的衣服被刮到了地上。苏杭把书包甩到床上跑到阳台把衣服重新挂起来,然后爬上床默默地把昨天没有画完的速写继续完成。

苏杭住的寝室是1228号,八人寝室,分上下铺,她睡在靠门右边的上铺,下铺是一个有些小暴躁的女孩子,经常因为苏杭的被子不小心垂下来对她发脾气。

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杭画画的时候小心翼翼不敢把橡皮屑弄到床上。

大概过了几分钟寝室里陆续续有人回来了,然后寝室长一脸兴奋的看着苏杭说:“杭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有人见鬼啦。”

苏杭笔尖一顿,炭笔的笔芯瞬间崩断(苏杭:心痛,削支炭笔很麻烦的),她抬头困惑的看了寝室长一眼。

“哎呀,我听1215寝的人说昨天晚上11点多钟她们寝室有人出门倒水,倒水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粉红色睡衣的女孩子站在了走廊尽头的铁门口,就是我们边上那个铁门,她当时以为是什么人出来走走吹风,也没有多想,但等她再看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了。”寝室长一脸兴奋地摇着她,“你说这是不是闹鬼?”

不好意思啊,那个鬼可能是我。苏杭把速写本放进抽屉正色道:“要相信科学,你亲眼见过吗?如果没有亲眼见过还是不要妄下推论。”

“哎呀你又这样好没意思的。”寝室长叹气,“咱们也认识了快一个月了每次提到这些东西你都不太情愿。”

“哪里有呢?我鬼故事讲的不错。”苏杭挑眉,“不过是我不喜欢提这些似而非的事情罢了。”

“啧啧,德行。”

“那好吧。”苏杭面色一转,笑得一脸诡秘,“那你们要不要听一听封建迷信啊?”

“听!”刚才一直在各忙各的女孩子们齐齐围在她的床边。

在这个家长看望孩子写作看望读作探监的学校里鬼故事是大家为数不多的乐趣。

而苏杭几乎不参与,要参与也是来嘲讽那些鬼故事的不严谨。这一次可是第一次提到鬼故事封建迷信啊。

“咳咳,”苏杭清了清嗓子,“说到走廊尽头那大家知不知道走廊尽头容易生出一些脏东西啊,走廊尽头的房间一般都是不干净的。就好比咱们这个房间,可大家也住了快一个月了遇到过什么事情吗?没有,那不就得啦,没妨碍我们生活干嘛要去管那么多?而且女生阴气重我们这个女生宿舍楼全都是女人也没有听过发生过什么事啊。”

“切!”众人一哄而散。

苏杭耸肩。

外面的雨越发大了,他开始思考下午要不要穿拖鞋去上课,不然她的球鞋就别想保住。

“我不喜欢下雨。”

————————————————————————————
(以下是师徒聊天记录)

“师父,问你个事。”

“曰。”

“您知不知道有什么人邪祟不近身?”

“有啊,你遇上了?那人是不是的人高马大一身正气阳气爆棚身边有很多妹子标准的龙傲天主角?”

“师父你小说看多了。”

“嘤嘤嘤徒弟弟你竟然嫌弃师虎虎QAQ”

“正!经!点!说!正!事!”

“嘤嘤嘤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徒弟弟竟然嫌弃他的师虎虎。”

“别演了师傅,你再不告诉我我问修叔去。”

“好不演了。你把那人的信息告诉我。”

“女孩子,长得挺高,看不见‘东西’但是邪祟一类似乎根本不敢靠近她,没遇到过什么‘事’,一身正气,性格挺好。”

“这种人挺少见的,天生邪祟不近,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词能描述这种命。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一个,还只是个小孩子却能让那一大片地方的邪祟不出。”

“后来呢?”

“后来被人买走了,小孩子家里挺穷的,再后来那个孩子被杀了用来开剑刃,听过‘醉月’剑吗,就是那个孩子祭的。”

“师父的意思是……没有名词描述,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可能长大是吗?”

“你说呢?”

“……”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个小姑娘可能是家风优良,祖先保佑,共青团团员,信奉马克思主义,再加上又是阳气比较旺的一类……那姑娘长得是不是有点爷们儿?”

“也算吧,要是面部线条稍微硬朗一点应该有女生喜欢。”

“那不就得了吗?”

“我知道了。”

北京某处四合院里穿着青色长衫的青年关上手机,摘下玳瑁眼镜冲二门门口说:“算命的,你给我滚过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