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各色小说都看
让我开文!
杂食
不写同人,但开脑洞
挣扎在头像上(我不要画侧面,我宁可画十张速写!)
别想了,这个人学画画但除了素描色彩什么都画不好
脑洞可装太平洋
同学说我是写虐文的,不会呀我觉得很甜
我自己单身写什么cp
不喜撕逼
看看人家的色彩和素描
你不羞愧吗!
我的速写线条飞起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6

最近事情有点多状态也不是很好,写的不好,请原谅。

第一章:女鬼怨6

白溪发现苏杭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她擅长找话题并让话题无缝连接。她会照顾你的心情,在你不想说的时候立马闭嘴。

两人低声交谈了一节课,从漫画小说谈到天文地理再到学术知识和冷门研究。苏杭的涉猎面非常广,无论是小黄文还是大部头,亦或是民间杂谈,她都能接上并且给出一定的看法。唯一的缺点就是因为年纪小,有一些东西只是听过,却没有认真的去看过。

至始至终,二人都没有谈及昨晚的相遇。

“和我聊天,会觉得很奇怪吗?”苏杭漫不经心的说,“和我的同学比起来我非常的怪异,不是吗?”

“也……还行吧,总有人会了解你的,你做自己就好。”白溪干巴巴的安慰她,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人,不然就会知道他这句话等于放屁。

“如果我做自己,那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杭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她的面部肌肉告诉白溪她的心情是愉悦的。

“中午一起吃饭吧。”白溪听到她说,神出鬼使的点了点头。

一直到排队买面条的时候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和苏杭一起吃饭。

食堂里的学生还在讨论那个跳楼的女孩儿,只是谣言传的越发的凶了。有人说她是玩儿笔仙死的,也有人说是被父母虐待受不了才跳楼,还有人说是学校老师逼死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只是苏杭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讨论,一直不咸不淡地与白溪讨论李白。

已经快排到他们了,苏杭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看那个跳楼的女孩子。”

白溪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只是老老实实的说了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各有原因吧,看事情还是要多方面的去看,那些谣言都是人们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

“谁都有责任。”苏杭说,“我的老师说:‘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眼看着下一个就是他们,苏杭又问:“你吃什么,拉面还是宽面?这顿我请客,就当结个善缘。”

“呃……素面吧,加点香菜和辣椒。”

如果白溪提早知道苏航心中的加点辣椒是象征性的少放点辣椒,他一定不会要求放辣椒。

白溪看着碗里一片红,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

师傅,南方人好可怕,放那么多辣椒!

“夏天……放那么多辣椒,你不热吗。”白溪颤抖着问苏杭,这个妹子叫苏杭可口味一点也不苏杭!她碗里的辣椒比他还多!

“嗯?不会啊,刚刚好。”苏杭把面拌开,自己吸溜了一口,“要不我把你碗里的辣椒挑过来?”

“不用了!”吃这么多辣椒你也不怕得痔疮。白溪把面拌开来,看着汤上面那一层红油手都在发抖

“学校里的辣椒都是不辣的。”信你有鬼!“你家里人不吃辣吗?可我们这边口味大多数都是偏辣的。”

老子在北方吃辣是为了驱寒啊摔!白溪点点头,才吃了一口面条就被辣椒味给呛住了。

“你是哪里的?江浙那边?”

“北方。”

“北方啊。”苏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来到了冬天白溪才明白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那时候他穿着苏杭的大棉袄,被她拎到街上买衣服。

白溪看到苏杭花了五分钟把一碗可供成人吃饱的面吃了一干二净。而他还在发呆。

“你不喜欢吃吗?”苏杭问他。

“不。”白溪露出一个微笑,“我在等它凉一些。”

“我吃饱了,我要回寝室了。那你——慢慢吃?”

“慢走。”

苏杭笑了笑转身离开,白溪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问:“苏姑娘,相信世界上有鬼吗?”他并不指望苏杭能听见。

可那个已经走远的少女突然回过头,她的声音白溪听不清楚,只看到那一张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说了一段话。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苏杭说的是什么——她说:“一半一半,我本该不是这样的。”
——————
依旧是没有进入主线……我觉得我扯皮扯的很开心……
这只是前奏……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到主线QAQ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