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各色小说都看
让我开文!
杂食
不写同人,但开脑洞
挣扎在头像上(我不要画侧面,我宁可画十张速写!)
别想了,这个人学画画但除了素描色彩什么都画不好
脑洞可装太平洋
同学说我是写虐文的,不会呀我觉得很甜
我自己单身写什么cp
不喜撕逼
看看人家的色彩和素描
你不羞愧吗!
我的速写线条飞起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4

诶嘿诶嘿爱伦坡的小说真好看,昨天因为状态不是很好就没有发了,然后这一章,主角终于见面了哈哈哈,人名也想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章:女鬼怨4

夜里的温度比白天要低一些,少年将校服拉链拉起来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老了然后翻入女生寝室。

此时女生寝室二楼公共阳台已经是黑气冲天。

只见那黑气源源不断向走廊上涌却硬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挡在了门外。

“哎呀……这可,麻烦了……”少年眯眼,他的手探上了腰间的佩剑。

突然间黑气一滞,未等少年前去查看便迅速散开。

“你是谁?”那是一个女声,不似寻常女声的清脆尖锐,反而点低沉,中性的很。

少年定睛一看,不过是个女学生,身材高挑,穿着粉红色的睡衣,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她站在门后冷漠的看着他。

“就你是女生寝室,男生止步。你再不走我就叫人了!”少女指了指天花板,“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叫老师调监控。”

“他们找得到?刚才这里磁场暴乱,我估计屏幕上全是雪花点。”少年挑眉,但还是戴上了帽子,“倒是前辈,怎么有心思当一个学生。”

少年看少女没有灵气绕身却一身正气能震退邪祟,心中默默把她的身份定在了和他师傅一辈的老怪物身上。毕竟那个老头子年纪一大把还是一副少年郎的模样,最喜欢收敛一身灵气装成大学生在外面乱晃。

“嗯?什么?”少女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什么前辈?”

“晚辈白溪,师从玄华子。”少年还当她是在装傻,“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少女突然笑了笑,轻哼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实验班的吊车尾白溪。都说你成天神神叨叨的,今日一看,果然如此。你是不是中二病还没结束啊。”

两人相顾无言了好一阵子,白溪算是明白了,他摆摆手说:“是我认错了人,莫要怪罪。”

少女白了他一眼:“大晚上的不睡觉,翻到女生寝室你是想偷东西还是想耍流氓。”

“妹子你大晚上在走廊上乱晃也很可疑好吗,鄙人是有正事。”

“你有正事,我也有正事。”少女眯眼,扬起下巴,“从一楼翻到二楼,你,也不怕摔断腿?”

白溪立刻转身:“我走了。”

他翻下阳台只听一声吃痛声:“我操你还真咒我。”
——————————————————————
次日早读课前12班的同学看到白溪一拐一拐地走进教室,就有好事者问:“老白你腿怎么了?昨天晚上勾搭妹子被打了?”

“浴室摔了一跤。”白溪的声音闷闷的,他总不能说是昨天晚上被一个乌鸦嘴咒了吧!

不过那个女生……白溪抄着作业脑子里一直在想那个女孩子的样子,但除了那件粉红色的睡衣和披头散发宛如贞子的造型,其他的他一概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她是想干什么呢?

此时的20班,少女顶着黑眼圈不住的打哈欠,那一头本来就很蓬的长发因为早晨没有打理显得更乱了,那一双平日里就半开半闭的双眼更是眯成一条线。

“苏杭你交不交作业?”课代表把书往少女的桌子上一放,“就你一个没交啦,信不信我告诉老师!”

“在桌上,听写本下一本就是。”苏杭的声音里充满了困倦,“老二你给我挡一下,让我睡会儿。”

“你昨天晚上熬夜了?”

“不,是遇上……不对,是梦到一个傻逼。”
————
这章挺无聊的……别打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