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各色小说都看
让我开文!
杂食
不写同人,但开脑洞
挣扎在头像上(我不要画侧面,我宁可画十张速写!)
别想了,这个人学画画但除了素描色彩什么都画不好
脑洞可装太平洋
同学说我是写虐文的,不会呀我觉得很甜
我自己单身写什么cp
不喜撕逼

【标题没想好】【原创】【段子】除夕

苏杭是与家人一起过年的,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吃饭,然后围在火堆旁聊天。如今又一次围在火堆旁看到家人们的面孔却恍若隔世。

“小苏同学?”堂姐碰碰她,笑着问。

“呃……啊?”苏杭抬头,回过头来,“没事。”

“在……想人。”

“没有……”

“一定是了!!”

“没有啦!”

苏杭佯怒,别过头。

说是想人也没错,她在想那个吊车尾,他说过年不会回道观,也不知道他怎样了……漫不经心地看向门口——从门缝偷偷看屋子里的人的游魂一下子散开。
————————
白溪祭完三清便躺上了床,除夕夜里他没心情给孤魂野鬼烧纸钱,师父去终南山向师祖请安了不带他,大过年一个人凄风苦雨窝在出租屋里连陪看春晚的人都没有。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手机响起来,他看都没看就接通,“不买保险,不买商铺,不买生活用品,推销请自动挂机。”

“吊车尾你完了。”

“卧槽飞机场你怎么打来了?”

“关爱孤寡老人。”

“圆润滚开。”

“有年夜饭吃吗?”

“滚滚滚,老子吃好喝好幸福的很。”

“老人家不要狡辩了。”

“你打电话干嘛?”

“没什么……”那头苏杭声音小下来,“除夕快乐还有,新年快乐。”

白溪愣了一会,笑:“你也是。”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7

考试考完爬回来把这篇没有人看的文继续更……来个人说话吧……

第一章:女鬼怨7

回到寝室门口,门还没有打开,一看就知道她又是最早回来的那一个。

默默取出门钥匙开门,进门就看到阳台上谁晒的衣服被刮到了地上。苏杭把书包甩到床上跑到阳台把衣服重新挂起来,然后爬上床默默地把昨天没有画完的速写继续完成。

苏杭住的寝室是1228号,八人寝室,分上下铺,她睡在靠门右边的上铺,下铺是一个有些小暴躁的女孩子,经常因为苏杭的被子不小心垂下来对她发脾气。

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杭画画的时候小心翼翼不敢把橡皮屑弄到床上。

大概过了几分钟寝室里陆续续有人回来了,然后寝室长一脸兴奋的看着苏杭说:“杭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有人见鬼啦。”

苏杭笔尖一顿,炭笔的笔芯瞬间崩断(苏杭:心痛,削支炭笔很麻烦的),她抬头困惑的看了寝室长一眼。

“哎呀,我听1215寝的人说昨天晚上11点多钟她们寝室有人出门倒水,倒水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粉红色睡衣的女孩子站在了走廊尽头的铁门口,就是我们边上那个铁门,她当时以为是什么人出来走走吹风,也没有多想,但等她再看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了。”寝室长一脸兴奋地摇着她,“你说这是不是闹鬼?”

不好意思啊,那个鬼可能是我。苏杭把速写本放进抽屉正色道:“要相信科学,你亲眼见过吗?如果没有亲眼见过还是不要妄下推论。”

“哎呀你又这样好没意思的。”寝室长叹气,“咱们也认识了快一个月了每次提到这些东西你都不太情愿。”

“哪里有呢?我鬼故事讲的不错。”苏杭挑眉,“不过是我不喜欢提这些似而非的事情罢了。”

“啧啧,德行。”

“那好吧。”苏杭面色一转,笑得一脸诡秘,“那你们要不要听一听封建迷信啊?”

“听!”刚才一直在各忙各的女孩子们齐齐围在她的床边。

在这个家长看望孩子写作看望读作探监的学校里鬼故事是大家为数不多的乐趣。

而苏杭几乎不参与,要参与也是来嘲讽那些鬼故事的不严谨。这一次可是第一次提到鬼故事封建迷信啊。

“咳咳,”苏杭清了清嗓子,“说到走廊尽头那大家知不知道走廊尽头容易生出一些脏东西啊,走廊尽头的房间一般都是不干净的。就好比咱们这个房间,可大家也住了快一个月了遇到过什么事情吗?没有,那不就得啦,没妨碍我们生活干嘛要去管那么多?而且女生阴气重我们这个女生宿舍楼全都是女人也没有听过发生过什么事啊。”

“切!”众人一哄而散。

苏杭耸肩。

外面的雨越发大了,他开始思考下午要不要穿拖鞋去上课,不然她的球鞋就别想保住。

“我不喜欢下雨。”

————————————————————————————
(以下是师徒聊天记录)

“师父,问你个事。”

“曰。”

“您知不知道有什么人邪祟不近身?”

“有啊,你遇上了?那人是不是的人高马大一身正气阳气爆棚身边有很多妹子标准的龙傲天主角?”

“师父你小说看多了。”

“嘤嘤嘤徒弟弟你竟然嫌弃师虎虎QAQ”

“正!经!点!说!正!事!”

“嘤嘤嘤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徒弟弟竟然嫌弃他的师虎虎。”

“别演了师傅,你再不告诉我我问修叔去。”

“好不演了。你把那人的信息告诉我。”

“女孩子,长得挺高,看不见‘东西’但是邪祟一类似乎根本不敢靠近她,没遇到过什么‘事’,一身正气,性格挺好。”

“这种人挺少见的,天生邪祟不近,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词能描述这种命。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一个,还只是个小孩子却能让那一大片地方的邪祟不出。”

“后来呢?”

“后来被人买走了,小孩子家里挺穷的,再后来那个孩子被杀了用来开剑刃,听过‘醉月’剑吗,就是那个孩子祭的。”

“师父的意思是……没有名词描述,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可能长大是吗?”

“你说呢?”

“……”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个小姑娘可能是家风优良,祖先保佑,共青团团员,信奉马克思主义,再加上又是阳气比较旺的一类……那姑娘长得是不是有点爷们儿?”

“也算吧,要是面部线条稍微硬朗一点应该有女生喜欢。”

“那不就得了吗?”

“我知道了。”

北京某处四合院里穿着青色长衫的青年关上手机,摘下玳瑁眼镜冲二门门口说:“算命的,你给我滚过来。”

脑洞:塞外和江南

是后代的故事,在我想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会被打……
————
假设,假设一下。

多年以后魏无羡死了,死在一场夜猎,是为了救江澄。
羡羡和汪叽有一个女儿(生子梗),当时才四岁,蓝曦臣结了婚有一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女儿双胞胎女儿大了羡羡的女儿三岁,小女儿有自闭症,和羡羡的女儿接触才转好。

因为羡羡的死,江澄把羡羡的女儿接到莲花坞抚养,不想让她与汪叽见面(我觉得羡羡死了以后汪叽肯定不会有太多心思去想女儿)此时江澄已经结婚,有一男一女。

羡羡女儿长大后,战争爆发(私设魔道有朝廷的存在),边疆战事紧张,羡羡女儿去了边疆参军。

各大家族都卷入了战争(一般这种时候很难有家族能置身事外)世道混乱无比,羡羡女儿在边疆混成了将军,然后蓝三姑娘去边疆夜猎遇上幼时的小妹妹,那个英姿飒爽霸气侧漏身高一米八八……没认出来(造型可以往军娘和盾娘身上想)

反正想写两个姑娘谈恋爱的故事,期间挖掘前人旧事抵御外敌还把家庭内部矛盾解决了,不过肯定是be……两个人是姐妹有血缘关系,蓝家肯定不会答应,估计比汪叽和羡羡之间的反对还大……

结局大概是羡羡女儿战死沙场,天下太平,蓝三姑娘持琴问灵无人回应还未老去就白发满头,相当于当初如果羡羡没有献舍蓝忘机的后果……

不过我觉得蓝三姑娘会更疯魔,毕竟自闭过,那一束光已经永远消失了,她可能会入魔神马的……
————
我知道我错了别打我QAQ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6

最近事情有点多状态也不是很好,写的不好,请原谅。

第一章:女鬼怨6

白溪发现苏杭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她擅长找话题并让话题无缝连接。她会照顾你的心情,在你不想说的时候立马闭嘴。

两人低声交谈了一节课,从漫画小说谈到天文地理再到学术知识和冷门研究。苏杭的涉猎面非常广,无论是小黄文还是大部头,亦或是民间杂谈,她都能接上并且给出一定的看法。唯一的缺点就是因为年纪小,有一些东西只是听过,却没有认真的去看过。

至始至终,二人都没有谈及昨晚的相遇。

“和我聊天,会觉得很奇怪吗?”苏杭漫不经心的说,“和我的同学比起来我非常的怪异,不是吗?”

“也……还行吧,总有人会了解你的,你做自己就好。”白溪干巴巴的安慰她,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人,不然就会知道他这句话等于放屁。

“如果我做自己,那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杭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她的面部肌肉告诉白溪她的心情是愉悦的。

“中午一起吃饭吧。”白溪听到她说,神出鬼使的点了点头。

一直到排队买面条的时候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和苏杭一起吃饭。

食堂里的学生还在讨论那个跳楼的女孩儿,只是谣言传的越发的凶了。有人说她是玩儿笔仙死的,也有人说是被父母虐待受不了才跳楼,还有人说是学校老师逼死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只是苏杭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讨论,一直不咸不淡地与白溪讨论李白。

已经快排到他们了,苏杭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看那个跳楼的女孩子。”

白溪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只是老老实实的说了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各有原因吧,看事情还是要多方面的去看,那些谣言都是人们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

“谁都有责任。”苏杭说,“我的老师说:‘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眼看着下一个就是他们,苏杭又问:“你吃什么,拉面还是宽面?这顿我请客,就当结个善缘。”

“呃……素面吧,加点香菜和辣椒。”

如果白溪提早知道苏航心中的加点辣椒是象征性的少放点辣椒,他一定不会要求放辣椒。

白溪看着碗里一片红,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

师傅,南方人好可怕,放那么多辣椒!

“夏天……放那么多辣椒,你不热吗。”白溪颤抖着问苏杭,这个妹子叫苏杭可口味一点也不苏杭!她碗里的辣椒比他还多!

“嗯?不会啊,刚刚好。”苏杭把面拌开,自己吸溜了一口,“要不我把你碗里的辣椒挑过来?”

“不用了!”吃这么多辣椒你也不怕得痔疮。白溪把面拌开来,看着汤上面那一层红油手都在发抖

“学校里的辣椒都是不辣的。”信你有鬼!“你家里人不吃辣吗?可我们这边口味大多数都是偏辣的。”

老子在北方吃辣是为了驱寒啊摔!白溪点点头,才吃了一口面条就被辣椒味给呛住了。

“你是哪里的?江浙那边?”

“北方。”

“北方啊。”苏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来到了冬天白溪才明白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那时候他穿着苏杭的大棉袄,被她拎到街上买衣服。

白溪看到苏杭花了五分钟把一碗可供成人吃饱的面吃了一干二净。而他还在发呆。

“你不喜欢吃吗?”苏杭问他。

“不。”白溪露出一个微笑,“我在等它凉一些。”

“我吃饱了,我要回寝室了。那你——慢慢吃?”

“慢走。”

苏杭笑了笑转身离开,白溪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问:“苏姑娘,相信世界上有鬼吗?”他并不指望苏杭能听见。

可那个已经走远的少女突然回过头,她的声音白溪听不清楚,只看到那一张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说了一段话。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苏杭说的是什么——她说:“一半一半,我本该不是这样的。”
——————
依旧是没有进入主线……我觉得我扯皮扯的很开心……
这只是前奏……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到主线QAQ

太……太可怕了!!!

膝丸盖的女人绝对不认输:

这简直是疯了!

漏网之鱼:

太可怕了

锡兰之红:

太可怕了,绝对不要放过这些恶魔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教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标题都是“艾莎和白雪成了无头公主”“热熨斗在脸上”“猫女的腿没了”“马桶里的麦当劳”之类的。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可能有创作夸张成分,所以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动画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的态度也是看到一个举报一个删除一个,对这些邪典动画完全抵制。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那么,凯蒂接种了所有疫苗吗?”

别让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带着孩子一起去到地狱。

PS:如果是问转载或者扩空间就不用问我了,原po主我也问过了,我们都希望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哪怕家里没有孩子,这也是一个警钟。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5

默默的来一发……哎嘛主角相认真是难写
好哒,苏杭的设定已经出来一部分了
——————

第一章:女鬼怨5

洛川中学一天一共有十节课,一节早读课加上九节正课。上午第五节课下课后是20班的阅读课,刚好上完阅读课就可以直接去食堂吃饭

下课后老师一走苏杭便把课本往抽屉里一塞拎起书包冲出教室。外面正下着雨,温度比往常有些低,她穿过连接楼层之间的走廊,冷风吹在身上让皮肤起了一层小疙瘩。苏杭拢了拢校服放缓了脚步。

后面的同学三五成群地走向阅读室,她回头看了一眼悄悄掩盖住了脸上的羡慕。

几个高年级的学生悄悄看着她的腿,她挺高的,此时又是穿了一条热裤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苏杭瞟了那几人一眼,暗暗思考下次要不要穿长裤。

阅读室里还没有多少人,由于只有一个阅读室而班级太多,所以多是三个班一起上,所幸阅读是足够大,容得下那么多人,现如今在场的都是生面孔,苏杭有些尴尬。

她咬咬嘴唇,去找新一期的时事杂志和地理杂志。

没错作为艺术生她就是这么炫酷,即使是挣扎在平均分上也要坚持不懈的关注时事。

苏杭想到了自己昨天没有画完的速写,以及大晚上因为速写没有完成而做的噩梦。

苏杭是考进洛川中学的,中考前一个月她头悬梁锥刺股每天刷题刷到12点辛苦一个月换来了辛苦三年。但她很清楚以自己这个破成绩想考一本是做梦除非祖宗保佑,她可不是读书的料。

于是在进入中学后她就决定了走艺术生的道路,成绩不高不低她也很绝望啊。

别说了,让她看完这本杂志再写试卷。

苏杭随意找了一个角落看书,还没翻几面一个男生就凑了过来问:“同学,你能把你还没看的那本地理杂志先给我看看吗?”

她抬眼就看到一张清秀的熟悉的脸,x的这不是白溪吗!昨晚才见过!
——————————
白溪到阅读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了,书架上的新书也被三个班的同学瓜分的一干二净。

他痛苦的捂上了脸,早知如此他就不该一路晃到阅读室。
随手抽了本文摘打算找个角落窝着,就看到左边角落里坐着个长腿妹子。

妹子手边刚好放了一本最新一期的地理杂志。

妹子你不看给我看啊。

白溪凑过去,说:“同学,你能把你那本还没看的地理杂志先给我看看吗。”

妹子扎了一个低马尾,马尾垂在胸前,把头发往身后一拨,抬头,那张清秀但长了青春痘的脸上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

白溪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同学,你的脚,真崴啦?”

他的预感果然没错。

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穿粉红色睡衣的乌鸦嘴姑娘吗?

妹子把地理杂志给他,脸上写满了猎奇:“真没想到白同学的班级竟然是和我们一起上阅读课的。”他的嘴角弯了弯,礼节性的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苏杭,高一普通班20班。”

“白溪,12班。”

“我知道,实验班的吊车尾。”

扎心了。
——————
重申一遍,这两个人不是cp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4

诶嘿诶嘿爱伦坡的小说真好看,昨天因为状态不是很好就没有发了,然后这一章,主角终于见面了哈哈哈,人名也想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章:女鬼怨4

夜里的温度比白天要低一些,少年将校服拉链拉起来默默感叹了一下自己老了然后翻入女生寝室。

此时女生寝室二楼公共阳台已经是黑气冲天。

只见那黑气源源不断向走廊上涌却硬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挡在了门外。

“哎呀……这可,麻烦了……”少年眯眼,他的手探上了腰间的佩剑。

突然间黑气一滞,未等少年前去查看便迅速散开。

“你是谁?”那是一个女声,不似寻常女声的清脆尖锐,反而点低沉,中性的很。

少年定睛一看,不过是个女学生,身材高挑,穿着粉红色的睡衣,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她站在门后冷漠的看着他。

“就你是女生寝室,男生止步。你再不走我就叫人了!”少女指了指天花板,“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叫老师调监控。”

“他们找得到?刚才这里磁场暴乱,我估计屏幕上全是雪花点。”少年挑眉,但还是戴上了帽子,“倒是前辈,怎么有心思当一个学生。”

少年看少女没有灵气绕身却一身正气能震退邪祟,心中默默把她的身份定在了和他师傅一辈的老怪物身上。毕竟那个老头子年纪一大把还是一副少年郎的模样,最喜欢收敛一身灵气装成大学生在外面乱晃。

“嗯?什么?”少女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什么前辈?”

“晚辈白溪,师从玄华子。”少年还当她是在装傻,“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少女突然笑了笑,轻哼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实验班的吊车尾白溪。都说你成天神神叨叨的,今日一看,果然如此。你是不是中二病还没结束啊。”

两人相顾无言了好一阵子,白溪算是明白了,他摆摆手说:“是我认错了人,莫要怪罪。”

少女白了他一眼:“大晚上的不睡觉,翻到女生寝室你是想偷东西还是想耍流氓。”

“妹子你大晚上在走廊上乱晃也很可疑好吗,鄙人是有正事。”

“你有正事,我也有正事。”少女眯眼,扬起下巴,“从一楼翻到二楼,你,也不怕摔断腿?”

白溪立刻转身:“我走了。”

他翻下阳台只听一声吃痛声:“我操你还真咒我。”
——————————————————————
次日早读课前12班的同学看到白溪一拐一拐地走进教室,就有好事者问:“老白你腿怎么了?昨天晚上勾搭妹子被打了?”

“浴室摔了一跤。”白溪的声音闷闷的,他总不能说是昨天晚上被一个乌鸦嘴咒了吧!

不过那个女生……白溪抄着作业脑子里一直在想那个女孩子的样子,但除了那件粉红色的睡衣和披头散发宛如贞子的造型,其他的他一概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她是想干什么呢?

此时的20班,少女顶着黑眼圈不住的打哈欠,那一头本来就很蓬的长发因为早晨没有打理显得更乱了,那一双平日里就半开半闭的双眼更是眯成一条线。

“苏杭你交不交作业?”课代表把书往少女的桌子上一放,“就你一个没交啦,信不信我告诉老师!”

“在桌上,听写本下一本就是。”苏杭的声音里充满了困倦,“老二你给我挡一下,让我睡会儿。”

“你昨天晚上熬夜了?”

“不,是遇上……不对,是梦到一个傻逼。”
————
这章挺无聊的……别打我!

其实我今天发这段文字只是为了确定心里所想的,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我呢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很少说脏话,平日里脾气也不是很暴躁,温温和和的。

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你欠了我的钱,140,两三个月不还,你还对我恶言相向,我坐在中间也不让我出去,我夹在中间我很为难啊。

我不怪班长,不怪老师,也不怪别人,我怪我自己,我太懦弱了,太没有脾气了,让你们觉得我好欺负。

其实吧,这种事情我也遇到过,后来呢,我全场都很冷静,连老师都没有惊动诶,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你说我欺软怕硬,我哪里欺软怕硬了?我对所有人都温温和和的,连脾气都没有。

今天,我不小心对我爸妈哭了,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他们不信,我就实话实说了。

听了他们的话,我觉得也许我应该去打一架,管他输赢,闹到学校里也是我有理,我在老师眼里都是很乖的学生,一直乖乖巧巧,不惹事,不生事,也许吧,下次打一架吧,这样就会好一些吧。

其实这些事情我一直憋在心里,怕它有一天,突然爆发出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可能打一下对你来说是个好结局。

我写的这篇文里面,主角身上有我的影子,也算是对我的生活的一个写照吧。

其实今天想发文的,但是状态不太好,那就明天发吧,反正没几个人看:)

ps:我爸妈都有教养,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别急着骂我劝我,真的,圣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没办法平息怒火:)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女鬼怨3

第一章:女鬼怨3
【】里是方言

今天是阴天,云层遮住了月亮,只要马路上的霓虹灯给世界提供光亮。

少年晚自习下课后没有回出租屋,而是在公交车站台上等待公交车——他打算去市政府。

夜班的公交车上坐满了人,大多是晚自习下课后要回家的学生。少年找了个空位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试卷打算再去的路上先写会儿作业。

公交车上吵吵闹闹地,学生们都在谈论今天的学习生活。几个穿着高跟鞋的女老师用方言讲话,少年听不太懂她们讲的是什么,只能从里面零星几个普通话词汇拼凑出她们在讲什么——是在说那个跳楼的女孩儿。

“……跳楼……爹妈……吓死人……钱……寝室……衣裳……”

师傅,南方真的一点也不友好。

少年又看看手中的试卷,是一张英语试卷。师傅,学校也很不友好

随着公交车一路的停停走走,车上的人下的差不多了,最后只有少年一个人留在车上。

【小孩子,你大晚上去哪儿啊?】司机师傅见他一个人,有些好奇【再往前就是市政府了,你去市政府干啥?你爹妈在那儿工作?】

“?”少年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我听不懂方言。”

“哦,你是外地人啊,北方的?”

“嗯……在这里上学。”

“那辛苦,你爸妈在市政府工作?”

“没,我监护人在那儿。”

“哦哦。”司机挠挠头没有再说话。

下了公交车,少年从侧门走入市政府大楼,他没有向上走,而是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一层和二层都只堆放着一些杂物,虽然平日里基本没有人进来,但却打扫得一干二净,灰都没怎么积。

第二层有一扇小门,里面放着打扫用的扫把。

少年推开门进入小隔间,将手按到朝南的墙上,一条暗道在朝北的墙上打开。

顺着逼仄的暗道向下走会发现下面别有洞天——那是一个大厅,灯的光线将大厅照得亮如白昼。大厅中央是一个环形的桌子,一个男人在桌子后打瞌睡。听到少年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揉着眼睛从桌子下拿出一踏纸。

“这么晚来办事处的也只有白先生了吧。”男人打着哈欠道,“这次白先生是要干什么去?”说罢,抽了两张表格给他

“学校有些事。”少年道,“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啧……”男人啧了一声,“隔壁省出了乱子,调了人手过去,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

“填好了。”少年把表格推向他。

“呦,跳楼?这些事白先生你大可先解决了在报告上了,不用提前打申请。”

“还是先打申请好,不然出了什么事又是一顿扯皮。”

“白先生这话一针见血呀。”

“过奖。”
——————————————————————————
最终,少女把衣物放在了宿舍楼二楼的大阳台,洗漱完后已经快熄灯了,女孩子们打开空调,开始睡觉。

似乎是天生体质偏寒,少女用一床薄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连脚都好好藏在被子里。

“你这个女儿可是比男人还厉害的。”梦中那个神棍的话一直在脑子里回响

真的好害怕呀……

为什么我是女孩子啊……

为什么我出生的时候你们都不抱我……

只因为我是女孩子吗……

还是你们当年以为我是男孩子?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里面一些设定……

【小说】【标题没想好】第一章 女鬼怨2

其实里面很多人的反应都是日常生活中很常见的反应,上一章学生对死人的讨论是我经历过的,然后这一章里搬寝室也是我亲身经历,可能里面就只有主角的反应不同吧【笑】,毕竟设定是邪祟不近身,从小到大从没有遇到过什么怪事,最多就是被哥哥姐姐用鬼故事吓一吓

这章是过渡章,可能有点无聊,讲了一下主角的一点设定,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出来……

然后,一个人单机好绝望……
————————————————————————————
第一章 女鬼怨2

少女一手提着洗衣桶,一手扛着卷起来的被子和草席,把这些东西从三楼1325运到1318,边上的女孩拿着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红着脸和她说谢谢。

“都是同学,谢什么?”少女轻笑,“不过们不会这些家务吗,我一直以为这些事大家都会做。”

“也没……不然初中大家也不会一直麻烦你。”同学有些不好意思。

少女把铺床的东西扔上1318寝8号铺,也没爬梯子,直接翻身上床,拖鞋一甩就开始抖被子。

同学突然记起初中的时候换教室,当时在下雨,女孩子们都找了男生帮忙把桌子搬到另一栋教学楼,只有她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没人帮她。然后她撑起了伞,背好书包,一个人夹着伞端起桌子下山——她们的初中是建在山脚,一个县城初中,教学楼随山建成,一栋比一栋海拔高。她搬完桌子后也只是前面碎发湿了——被汗水打湿的,看到她后所有人都很尴尬。

“你们啊,也别太在意那些人说话,认真学习,晚上早点睡啊,别想那么多,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我也想啊,但是一想到她没了就发冷,你说她怎么就想不开啊,成绩可以,也有钱,后妈对她也可以,可她……一下子就没了。”

“有些事看起来很简单,但事实上很难找出真相。你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少女把床单铺好,“闲事少管,饭吃三碗,作业写完了吗。”

“对哦作业还没写完。”

没有什么是一份作业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在来一份。
“还有,那边的衣服是谁的?”少女指了指空床位上的一堆凌乱的衣物。

她的口气很平淡,像是在问吃了吗。从前她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多代表着发现了什么。

“是那个女生的遗物吗。”

寝室里的人都望向那张空床位,上面铺满了衣物,而衣物的主人正是那个跳楼的女生!

“之……之前明明没有的!”一个女生表情惊恐。

“我想问一下那个‘之前’是什么时候?”少女翻下床,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开口。

“下午放学……”

“那肯定是人家家长送来的,没准是人家家长想吓唬你们好让学校赔钱。”少女耸耸肩,走向空床铺把衣物一件一件叠好,摆放整齐,然后抱着衣物出了寝室门,“我把衣服送到宿管那里去,你们安心点,别想那么多,没事的。”她笑了笑,离开众人的视线。

走廊上有女生在吹头发,看到她抱着衣物都一副见了鬼的的表情。少女没有在意她们的眼神,低头走路,嘴里低声念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当她告诉宿管这些衣物的来历后宿管拒绝了她的请求,理由是太晦气。那个中年大妈嫌恶地望着少女手中的衣物说:“你还是把它们扔掉吧,不知道有多晦气,小心惹上不干净的东西。”然后女孩被赶了出来。